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春云 的博客——真实、实用、导向、创新

欢迎您的光临!本人原创各类文稿,未经许可谢绝网络免费转载!欢迎正规报刊选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91年参加工作,历任潍坊三中高中历史教师、班主任,潍城区中学史地政教研员、科研部主任兼历史教研员等职,高级教师。获全国优秀教研员、全国教育教学科研优秀教研员、省创新教育先进个人、省教育科研先进个人、省教育学会系统先进工作者、省硬笔书法家、省优秀盟员、市高中历史教学能手、市教育系统知识型职工先进个人、市社会科学研究优秀人才、市基础教育课改先进个人、市盟务工作先进个人、区优秀教育工作者、区劳动模范、潍州名师等荣誉称号。系中国硬笔书协会员、潍坊市教育科学规划课题鉴定专家组成员、民盟潍坊市委潍城综合支部委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浮烟山与麓台书院  

2011-03-04 17:07:37|  分类: 乡土历史辑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浮烟山与麓台书院

作者:邓  华

半岛走廊中心的潍城,本是一马平川,千里沃野。唯有城西南郊,有一道低矮丘陵,那就是浮烟山。近十年来,潍坊国际风筝会放飞场建在这里,浮烟山的知名度便与日俱增,每到春暖花开时节,海内外大批放飞者和观光者都蜂拥而至,蓝天白云下五彩缤纷的风筝与喧闹欢腾的人群交相辉映,使这座沉寂幽静的山岭充满了生机。近几年,当地政府为发展旅游业,在山上大兴土木,建起庙宇、高塔和花园,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前来观光。

浮烟山,距城西南约二十华里,魏书地形志叫浮山,隋代叫阜山。《太平寰宇记》和《九域志》才取名浮烟山,起因是山上茂树葱茏,山势低迷起伏,从远处看像一片片浮动的烟云。明代将此地划作程符社管理,改名程符山,后简称符山。这座其貌不扬的小山海拔只有159米,面积约11.4平方公里。站在山巅向西远眺,便是黑山、孤山、四泉山、五党山、方山等绵延起伏的丘陵地带,也是我国蓝宝石的主要产地。造物主竟把那些最珍贵、晶莹剔透的宝石毫不吝惜地大把撒向那大片丘陵沟壑,撒在那数百平方公里贫瘠的土地上。在改革开放的时代,穷乡僻壤的人们终于找到了“芝麻开门”的钥匙,踏进天然宝库,寻找那些奇珍异宝!

浮烟山南麓,与之接脉的是一座更小的山丘,叫明宗山,因古代山上建有后唐明宗庙宇而得名。

浮烟山北麓,有一座一丈多高、方圆数百米的高台,四周长满苍松古柏。清代乾隆进士、曾在这里执教二十五年的大学者阎循观写过《程符十咏诗》,在诗的序言中说:“程符山,本名浮烟山……东曰麓台,台高一丈,下有七泉。汉公孙平津侯读书处。”他的记载是较为可信的。至今,这里还有公孙弘墓的碑刻立在田间。不管生前在这里读书修身也好,死后在这里幽栖葬身也罢,看来公孙弘与浮烟山麓台是缘不可分的。

公孙弘是汉武帝时的著名丞相,2200年前出生在菑川国,也就是现在的寿光纪台乡。早年家境贫寒,曾在渤海边以牧猪为生,他四十岁时才开始研究《春秋公羊传》,六十岁时以贤良被征为博士,七十岁高龄时被菑川国推举为文学儒士,他的奏策被汉武帝赏识,选为第一,召见后又拜为博士。由此看来,他决不会仅读了一本《春秋公羊传》能够一举成名,而必然是位遍学诸子百家、饱读史学经曲的博学鸿儒。也就是说,他从四十岁开始读书,到六、七十岁两次被拜为博士的二、三十年间,必是潜心苦学的一段时间。然而,由于他青少年时代,正是秦始皇灭掉六国后,焚书坑儒的年代,他所生活的齐地更是重灾区,恐怕在一般社会阶层中难以找到学富五车的典籍。那么,他治学只有两条路子可走:要么进城市官方开办的教育机构学习,要么到山野间寻访宿儒高隐,拜师潜学。看来被贫穷困扰的公孙弘只有走第二条路子的可能,所以浮烟山下的麓台极有可能是他治学之处,这与史家记载相吻。倘若这是史实,麓台应是我国最早的书院雏型,它至少应有两千多年历史。

公孙弘能言善辩,通晓法律文书,他的许多建议和主张受到当时世人称道并被汉武帝采纳,官职逐渐由左内史、御史大夫,到拜为丞相,封为平津侯。公孙弘八十岁上病死,他与姜太公一样,都是大器晚成、老有所为的一代奇人。

五百年后,前燕国君慕容皇光之子慕容德经过一翻搏杀,从河南滑台,攻占了山东琅琊(诸城),继而北进,攻占青州广固城,杀掉东晋镇守官员,于公元400年在青州建立起南燕国,控制着山东和河南的大片河山。

慕容德虽是鲜卑族人,但是他博览群史,性情清慎,多才多艺,善于采纳众议。称帝之后,励精图治,建立官学,选拔公卿以下子弟和二品士门二百多人做太学生。每月初一,他亲自到太学考察学生的成绩。他还设立了盐官和铁官,在寿光大家洼一带晒盐,在金岭镇铁山一带采矿炼铁,使国库充盈。在青州城西设立兵营,训练军队,达到步兵三十七万,铁骑五万三千匹,战车一万七千辆,军力强悍。

慕容德患病后,由于他儿子被张掖太守符昌杀死,便派人到长安去将其兄慕容纳的儿子慕容超接到山东准备传位。他封慕容超为北海王,当时北海国的国治平寿城就在浮烟山西南今平寿村,管辖平寿、都昌、下密等五个县。由于只有二十岁的慕容超从小过着逃亡和流浪生活,学识浅薄,难担重任,慕容德特意安排这位王储到颇负盛名的公孙弘墓旁的麓台,让他潜心苦学,期望他能以汉代名相为师,博览群书,掌握文治武功真实本领,做成一番大事业,支撑起刚刚建立五年的南燕政权。

这位年青的北海王在国治附近的麓台边读书边监国,这就是浮烟山北麓燕国太子读书处的由来。第二年,慕容德病死,慕容超赴青州继位,又将南燕国支撑了五年。元代济南籍状元张起岩写过名诗《潍州八景》,其中一首是《麓台秋月》:

银河漾漾净天阶,

碧月辉辉照麓台。

台上读书燕太子,

清光依旧向人来。

这首诗与历史记载互相印证,世代流传。这里原有庙宇和三四十块龙头碑、龟驮碑,周围还有七处名泉,泉水积潭,碧波荡漾,汇流成溪。然而,经过千年风雨侵蚀、取土垦田和天灾人祸,而今麓台上庙宇早已坍塌、书院早已倾圮,只剩下一个方圆数十米的封土堆,碑碣也大都荡然无存,唯有张起岩那通古诗碑刻还兀自而立,与四周十几珠松柏形影相伴!

历史上,麓台书院最大的变迁和发展在明代中期。据史料记载:“山之南有洪福寺,明(弘治时期)杜珝授徒于此,从之者常百余人。”

明代万历时期,祖籍潍县的大臣刘应节因受锦衣卫冯邦宁和首辅张居正等人排挤,愤然辞职,于万历四年回到家乡。嘉靖进士出身的刘应节是个有胆有识、文武全才的大臣。他在朝为官将近三十年,为政清廉,治军有方,曾担任过山西按察司副使兼辖三关、河南巡抚,顺天巡抚、蓟、辽、保定总督、南京工部尚书、刑部尚书等要职,驰骋沙场,身经百战,文韬武略,智勇双全。回乡后,他慷慨解囊,大办教育,将原在山下的麓台小书院和修真观,一起迁到山腰,在现在的大庙和古塔之间开凿出广阔平地,他与礼部按察司主事高桂共同策划,大规模重建了麓台书院和修真观。刘应节还聘请不少名人学士前来任教,他也亲自授课讲学。新建的修真观则成了他的常居之所,僧俗学者,云游道侣,常常前来拜访交往,他们在一起释经书、谈玄机,论古今,仿佛是世外仙居。新建的麓台书院依山朝阳,地势开阔,满山环翠,近可俯视潍州古城,远可登上瞰海岩眺望北海。如此优雅的环境,正是修身养性的绝好去处,明清之间造就出一代代满腹经纶的栋梁之材!1591年,刘应节去世时,吊唁者络绎不绝,人们十分感戴这位文韬武略、辅国助民的大臣,万历皇帝还派遣专使前来凭吊,并追赠他为太子少保!

书院的名称最早源于唐代前期由朝廷设置的机构,兼有编写书籍、校刊书籍和收藏书籍的职责。到唐末,因战乱不休,官学废弛,有实力的私家才借用书院的名义开办学校,广纳门生,发展成为教育机构。尤其是宋代以后,书院教育形式在全国广泛普及,吸纳了大批文人和学子,成为影响最大的教育方式。为达到“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”的教育目的,书院多数都建在僻静优雅的山麓苑林处,所以书院的驻持叫做山长或洞主,他们多数由退归的官吏或饱学巨儒创办并担任主讲,以四书五经为主要教材,但也采取孔子与弟子们互相问答讨论的方式教学,还有的采取“稷下学派”争鸣辩论的方式研讨学问,并邀请各地名流前来授课,所以早期书院式的教育能博采众长,为那个时代培养起大批博学人才。后来,因有的书院文人聚众,批评时弊、攻讦朝政,多次遭朝廷镇压剿灭。从元代以后,书院愈来愈为官方重视,逐渐将私人书院纳入官办教育,为科举制度服务,严格控制师生的言论自由,以灌输式的教学方式取代了争鸣方式,从书院培养选拔出一代又一代官吏,为朝廷服务。

明清时期,浮烟山的麓台书院附近,还陆续建成孔子文庙,三清大殿,儒学和道教在这里相继兴盛,山腰里苍松翠柏掩映着亭台楼阁,暮鼓晨钟回荡在神殿庙宇,充满超凡脱俗的世外仙境气氛。

清代乾隆时期,麓台又来了一位名闻遐迩的大学者,他便是退归的进士韩梦周。韩梦周是潍城东关人,自幼家贫,读书刻苦,夜读时被县令郑板桥闻访,深为同情,郑板桥礼贤下士,经常鼓励和资助这位勤奋好学的贫家子弟,流传下古代教育史上一段感人肺腑的佳话。

韩梦周后来就任安徽来安县知县时,法令严明,不畏权势,革除当地恶习,提倡种桑养蚕,改修河道,设立书院,颇有政绩。他辞官回到潍县故里后,也将余生献身教育,在麓台讲学达二十七年之久。当时改称为程符书院,他是清初程朱理学名家,也是古文派代表人物,他结合教学,写下十几部著作,主要有《周易解》、《中庸解》、《大学解》、《养蚕成法》等。其时,莱州、滨州、诸城、高密、莒州等方圆数百里的文人学子们皆慕名前来求学。

先后在麓台程符书院任过教的还有康熙进士刘以贵、昌乐籍进士阎循观,乾隆进士彭绍升,胶州籍举人法坤宏,吴县籍贡生汪缙,以及鲁士骥等许多学者名流。他们或尊儒学,或崇佛说,素食持戒,淡泊名利,在这山林幽静处参禅养性。他们边讲学于书院,边著书于庙宇,过着悠然自得的清静生活,将平生才智化作甘泉,培育人才,造福社会。尤其是大学者阎循观,17岁时中举,考取进士后做过吏部主事。但他厌倦仕途,喜好治学与著述。在麓台程符书院讲学二十五年,与韩梦周是推心置腹的好友。他在这僻静的山麓上写下近十部著作和诗文,后来多数被收入《四库全书》。学子们后来把韩梦周和阎循观住过的西涧草堂改称为“二贤祠”,逢年过节都祭祀他们;并崇尚他们的学术体系,命名为“山左文化”。

风风雨雨两千载。浮烟山的麓台曾哺育出代代文化精英。历代朝廷使臣命官和山东学政都经常到这里督学选贤;历代名儒游士途经潍州都到这里讲学授课,交流切磋;许许多多文人墨客都在这里观摩游览,吟诗题咏。

直到光绪二十七年(1901年),满清政府诏令改书院为学堂,从此书院式的旧式教育伴随着封建社会的终结而寿终正寝。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在各地兴起,麓台程符书院也完成了它伴随整个封建社会的历史使命!

麓台书院在历史长河中几经迁移,几经更名,也无数次地改变教学方式;但两千年来,它曾是山东半岛的一股文化泓源,浮烟山上一颗耀眼明珠。近百年来,逐渐湮没在日新月异的现代文明和曾被破坏的生态环境中,隐没在沧桑的历史烟雾里……

(摘自《浮烟山与麓台书院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